在经济形式不大如意的时候,除了口红经济学兴起,在日本,还有一种名为猫咪经济学的概念,也空前火热。“猫咪经济学”大概的意思是:无论是哪种领域,只要用好了猫咪,就能吸引民众的注意,从而获利,即猫咪等于经济,成了一种商业符号。

在日本,以“猫”为主题的产品层出不穷,最有名的就是经久不衰的哆啦A梦、Hello Kitty和招财猫,还有各式以猫为主题的杂货店、以猫的样子设计的食物、猫咪治愈系漫画、猫咪手账本,这些跟猫有关的周边产品都大卖。

不少日本企业都是通过猫咪而“起死回生”的。据日媒报道,东京一家经营不善的高级公寓,在请来猫咪帮忙后生意大好。老板将公寓打造成了“猫咪之家”,不仅送给住户猫咪,还对公寓的布局进行了改造,专门安装了供猫咪攀爬的猫楼梯等等。随后房子被抢购一空,还引来不少公寓业主模仿。

不仅是猫咪周边产品大卖,就连社交网络也是被各种猫咪霸占,最近两年八字眉猫、担心猫都火遍社交网络,无论是卖萌还是耍贱的视频表情包,都收获了一大批粉丝。在日本,2015-2016年猫做主角的电视广告增加了1.5倍。甚至连我们常使用的网络拍照App,也要有猫咪模式。

猫在日本受欢迎,很大一部分也是因为文化和社会等因素。很多在东京等大城市生活的人都会感到孤独和寂寞,养一只猫咪成了重要的心理慰藉。在日本文学作品中,猫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日本古典文学《草枕子》,《源氏物语》中都有关于猫的故事。

据日本关西大学名誉教授指出,2015年养猫人用在猫身上的钱,买猫、买猫粮、购买宠物用品等的花费约为1.1万亿日元,全体日本人在购买各种猫造型的食品、物品和画册书籍上花费约为30亿日元。总共算下来,猫咪共为日本GDP贡献超过2.3万亿日元,远超过偶像团体AKB48的贡献。

猫文化与猫咪经济学的兴起,让更多人心肝情愿的做猫奴和“铲屎官”,这也促进了“猫”产业(宠物产业)的发展。据《日经中文网》报道,受到“猫咪经济学”的空前养猫热潮影响,日本幼猫的价格不断上涨。大型宠物店里猫的平均价格3年里涨了6成。

卖猫成了一项好生意。电视广告和视频网站YouTube上面有许多猫画面的影响,宠物猫在独居的年轻人和老人中非常受欢迎,稀有品种甚至能卖到1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04万元)以上。

而且养猫人的数量直逼养狗的人,根据日本宠物食品协会的数据,2012年宠物狗的数量比猫多178.6万只,到2016年这一差距缩减到3.1万只,2017年两者情况或许能够逆转。

除了在数量和价格上,猫文化还改变了“猫”产业的格局,比如催生了“猫”葬礼。因为,越来越多的老人希望和自己的猫埋葬在一起,日本墓地公司盯上这个商机,建造能够与宠物猫合葬的坟墓,并提供写有宠物猫名字的墓碑。同时,日本葬仪公司也在积极打造与宠物猫合葬的新服务,包括代替主人为先逝去的猫主持葬礼等等。

在中国,宠物大热的情况也越来越明显,这种情况不仅限于猫猫还有小狗,这些宠物成了当代中国人的情感与精神需要,从而产生实实在在的市场需求,使得宠物产业链迎来“商机”。

根据《2017-2022年中国宠物行业深度调研及投资战略研究报告》,2015年中国宠物行业市场规模约为978亿元,到2020年有望突破2000亿元。无论是宠物食品消费、宠物医疗消费还是宠物玩具和宠物服务,都呈高速发展的状态。

而且在中国的荧幕上也有越来越多宠物的身影,比如电影《后会无期》中的网红宠物“马达加斯加”,王思聪的爱犬王可可,不过大多数也都是昙花一现,并没有更深远的影响力,也没有形成独特的宠物文化标签。

在日本,养猫、猫文化与猫咪经济学三者相辅相成,互相促进,直至产生良性循环。如何将对宠物的情感和态度转变为一种商机和文化是值得向日本学习的。将宠物产业扩大至宠物的生老病死,并将宠物延伸至各个行业之中,中国做得还不够。